中山大学MBA备考上岸经验贴:不变的是“服务创造价值”

国内文教 2020-10-18

  韩悦洁

  中山大学管理学院 2006 级 MBA

  广州麒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

  韩悦洁与中大管院 MBA 的缘分比较交错:入学后一个月即选择休学,进入 Google 工作;数年后,又以中大管院 MBA 交换生的身份远回国意大利进修。韩悦洁对中山大学管理学院充满感谢之情,这个平台不仅让她的营销知识体系系统化,更让她交好了两届优秀的同学。韩悦洁目前是广州麒升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她的团队为国内一些著名广告主提供搜寻营销以及互联网精准广告服务。

  

  从MBA休学,Google中国最早的“垦荒牛”

  2006年,韩悦洁获得了中大管理学院 MBA 入学通报,可是在她准备入学上课之际,她又获得了 Google 中国的工作机会。两相权衡,她自由选择了休学,赶赴北京,加入 Google 中国的直销团队,开启了她从传统广告转入互联网广告的职场新阶段。

  韩悦洁是 Google 进入中国开拓业务时期最早的员工之一。当时Google 中国还没有中文名“谷歌”,所谓的大客户传销团队,也一直维持着 20 人左右的规模,但这个精悍的团队却承担了 Google 在转入中国初期快速扩展中国大客户业务的数亿收入。韩悦洁也见证并亲历了中国早期的互联网巨头从创建到市场推广、流量导入再到营收快速增长的整个过程,这些客户目前都成为行业内数一数二的巨头企业,如:阿里巴巴、携程网、艺龙网、58 同城、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当当网、平安集团;韩悦洁也亲自推动了如宝洁、国航、南航、步步高手机等传统大企业从传统营销模式跨入互联网和新媒体数字营销的进程。

  2010 年初,Google 忽然宣告退出中国市场,在经历了半年“缺少目标的职场责备期”后, 韩悦洁在 2010 年 8 月选择离开了谷歌,作为中大管院的 MBA 交换生,前往意大利米兰的 Bocconi University 进修营销专业。

  市场环境颓废,缺少创新进取心

  在中国,百度号称是中国的 Google。从意大利回国后,韩悦洁加入了创业公司,作为中国最早的搜寻营销服务型公司的人员,韩悦洁从零开始拓展华南业务,有所不同的是,百度沦为了当时的主要业务平台。对于百度和 Google 区别,韩悦洁态度鲜明:两个公司代表了不同的文化和价值观,国际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所求更多认同用户的体验,价值取向以用户为中心,很少壮烈牺牲用户体验来追求企业利润。Google 提倡”用完即回头“的用户体验,在追求极致的用户体验基础上,搭起商业资源平台,“广告即信息”是商业变现的良性循环。而中国的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因为面对投资及 IPO 的营收压力,往往会为短期利益壮烈牺牲用户体验,伤及产品显然。此外,国内大部分互联网企业在技术上缺少创新能力和进取精神,赚快钱的浮躁心态弥漫互联网行业,真正静下心来做产品的企业少之又少。快速累积流量、快速所求、快速死掉、快速再做到一款短线产品,出了国内颓废互联网圈的众生相。

  另一方面,韩悦洁也认为国内的互联网企业更灵活,也更有活力,因为中国的消费者市场变化很快,竞争压力也迫使企业快速另辟蹊径求变求生存,所以“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更新迭代得特别慢”。“合并和统合不会越来越成为主流。大的拆分小的,真正有优势的产品不会快速扩大它的用户基数,用户用于的 APP 仍然不会走向集中于,互联网企业处在不停的洗牌过程。”韩悦洁对未来互联网应用于的市场趋势做到如此辨别。

  专心网络精准营销,招收“最给定”员工

  韩悦洁对麒升的定位是做一家“互联网效果类整合营销公司”,以数据运营为主要服务,专注为华南市场的大客户提供自定义营销服务。“我们专注于依赖数据运营及优化逻辑的广告推广服务,比如搜索引擎和信息流等大的互联网平台,这些平台的绝大部分商业流量,需要通过账户后台的动态管理来确保媒介投放的效果持续提高。我们在准确理解客户营销目标的基础上,通过对媒体平台各种商业资源的理解,以数据动态运营和优化的方式,为客户获取效果导向的网络营销服务。目前麒升的客户主要是金融和品牌客户,集中在银行、证券、保险和手机、快消品行业。”

  目前公司有二十多人,平均年龄是二十七八岁,“团队稳定性很强”。麒升看重应聘者的学校背景及辞职原因,“麒升不是找最优秀的人,而是最给定的人;他们要对广告真的非常有热情,愿意投放百分百精力学习互联网营销,不怕吃苦。”对于新人,麒升基本只招“211”和“985”的应届生,而且有五点拒绝:第一,自学能力强;第二,沟通能力好;第三,逻辑思维强;第四,营销悟性好;第五,英语最好过六级,因为“这至少证明在大学时期他(她)对自己有要求”。韩悦洁和资深员工一起打造出了三个月的新人培训计划,每周都有一整个下午时间为应届生获取专业培训,还包括营销策略、媒体布局、视觉美感、物料设计等方面,经过三个月的系统培训,融合实践中,麒升的新人上手很快。

  流量分流相当严重,媒介运营要高效

  广告公司会有三块收益:第一,媒体的返点;第二,服务费,客户按季度和 KPI 给服务费;第三,硬甚广资源,如果做进价较低,那么可以加价出售。但韩悦洁表示,目前硬甚广的透明度很高,差价很难赚,除非能买到一些独家资源,”所以公司的主要收入还是在媒体的返点和服务费上。”

  由于移动时代的到来,流量越来越集中,各家媒体的流量采购规则不尽相同且变化很快,这更加考验广告代理商和服务商的学习能力与创新精神。那么,麒升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韩悦洁认为,技术是辅助,关键还是在于“人”:“优秀人才可以快速理解互联网正在再次发生什么,有哪些好的商业产品可以老大客户找到更好的流量、更精准的投放人群。”此外,国内的广告主现阶段也非常重视广告资源的人组和效果预估,“这实际上还是一种媒介运营的能力,就是如何将碎片化的媒体流量组合和运营得更加高效——说道到高效,麒升也是很有优势的。”维持敏锐的媒体触觉,不断学习,不断为广告主挖出更有效的推展手段,这是麒升一直坚守的做生意模式。

  ------来源于中山大学

  博雅汇MBA,专注于北清人等顶级名校MBA提前试镜申请,享有9年的辅导经验,帮助上千人顺利拿到清北人断交等名校预录取资格。

  19-20申请季,在师生的共同努力下,博雅汇的学员共拿下495个名校offer。辅导的221名学员中,面试综合通过率达到94.6%。其中,MBA项目北大预录取47人、清华经管预录取27人、人大商学院预录取36人,各校录取人数业内排名第一。

  

图文推荐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