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大学教授郭立新:我们要做的是历史的侦探而不是卫道士

留学吧 2020-08-09

约访的时候,中山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郭立新正开展第六届中山大学“历史、考古与文明研究生暑期学校”的课程。作为上世纪九十年代便进入考古行列的学者,郭立新对考古工作有自己深刻的判断与拒绝,“走进书斋,了解社会,去到那历史的现场,田野调查、考古考古和实物参访”是他认为的基本拒绝,而他更强调,“我们要做到的是历史的刑警而不是卫道士。”

■珍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很早就对人的本源有兴趣

珍藏周刊:当初您是基于什么考虑到自由选择了考古专业?

郭立新:首先是好奇心,我很早的时候就对人的本源、文化的本源有浓烈的兴趣。

收藏周刊:您入读考古专业之后,多久才去到真正的考古现场?

郭立新:到南京大学读书不久,我的导师张之恒先生就带上我们到南京博物院的考古工地。1994年我跟现在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老师一组,在万县沿着长江干流进行文物普查和试掘,为三峡水库文物保护工作做到准备,同年还参予了上海马桥遗址的考古。

考古人经常是在做时空穿过

珍藏周刊:第一次到考古现场的感觉跟想象中有什么不一样吗?

郭立新:现实跟理想的确不会有差距,一开始自己是为了探究人类的来源、人类的历史等宏大主题而学考古的。但真正参与挖出,其实面临的是很碎片的东西,有可能是一些很残碎的陶片或瓷片,也可能是一个毫不起眼的遗迹。要达到自己的理想,要走很长的路,而且未必能抵达终点。所以,支撑考古工作持续前进的最大动力,首先是好奇心和兴趣,其次是对本职工作的热忱,还有不断取得大大小小的新发现的乐趣。

收藏周刊:很多人会把考古与“谜样”联系在一起,这是考古所要解决的是谜样的历史问题,而考古工作本身也被赋予了神秘性。

郭立新:很多人对考古有好奇心并不怪异,毕竟考古所认识的是古人的生活,是非常遥远的时代留给的东西,跟现代社会有相当大的有所不同,考古人经常是在做时空穿过。

好奇心程度就是考古的门槛

收藏周刊:那否进入考古的职业领域的门槛会比其他专业低?从而使得不少人也认为要从考古职业中出头也比其他专业要无以?

郭立新:我反而认为,考古并没门槛,一定要说门槛,那就看好奇心的程度了。能否有出头,各不相同自己对历史的求知欲、解谜性欲的反感程度。当然,考古学是一门非常综合性的学科,有人说它是文科中的理科,是理科中的文科。考古考古碰到什么,在复原时如果需要什么样的科学知识背景,就得去了解什么,所以,除了历史、地理等必须具备的知识外,还经常必须根据研究问题的性质,去自学化学、物理、环境科学、生物学、材料学等。比如,我们最近在研究中国青铜冶金技术的起源,就得了解矿物学、化学等好多背景科学知识。所以,我经常跟学生说道,做考古要有“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的决意。当然,这并不等于说,考古专业无以翻身。曾经有过一个调查,北大哪些毕业生成功率高?考古专业好像名列前茅。实际上,跟文科其他专业相比,考古专业学生的培养一定会还包括田野考古训练和一些必要技术的训练,这对学生综合素质的养成和提升,是很有协助的,比如,动手能力、观察力、想象力甚至沟通和管理能力,都有帮助。而且,考古专业名门的职业范围也很广,在全国不仅仅有从上到下的考古所系统、文物保护系统,还有很多博物馆、文物鉴定机构、文物拍卖行,以及高校与研究院所等。但可以认同的是,考古一定不是发家致富的最佳途径。

图文推荐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

热点推荐